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4日公佈:江蘇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這是2015年開年以來首個被調查的副省級官員。
  在南京當地流傳了近一年之久、後具體化為“青奧會後動手”的落馬傳言,現終於被坐實。去年9月,在楊衛澤的落馬傳聞鬧得最凶的時候,他本人曾及時地在網上發表署名文章來“報平安”,文中提到:“為一時好官容易,做一世好官不易”。
  文章發表的三個多月後,在江蘇官場素有“出淤泥不染”之稱的楊衛澤還是落了馬。這個曾攀附周永康做靠山、在工程建設中為親屬謀利、與搭檔市長內鬥最終鬧得兩敗俱傷的副省級官員,走到了仕途的終點,終究沒能“做一世好官”。
  “不錯”的父母官
  以江蘇省交通廳辦事員起步,楊衛澤的仕途本無背景,但在攀登權力山峰的過程中,這反倒加劇了他想要“借力”的欲念。
  據接近江蘇省官場消息人士透露,楊衛澤曾想“抱”某前任中央高官未果,而後在主政無錫期間,盯上了出身該市的“大官”——— 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。“楊衛澤先是巴結上了周永康的弟弟、當時的無錫惠山區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周元青,後來由他引薦到北京去見了周永康。”該消息人士介紹,“見了大哥以後,周元青介紹楊衛澤說,‘這是咱們無錫的父母官’。然後周永康也就是跟楊‘客氣了客氣’。”
  “結果楊回到無錫以後大動干戈,不僅叫停了對周的老家厚橋鎮的大肆拆遷、保住了鎮名,同時還把西前頭村打造成了明星村莊。周永康後來一看,說‘哎,這個小子不錯的’。兩人就這樣建立起了關係。”
  而後的政治生涯,楊衛澤屢次涉險“過關”,被認為與該背景有關。而隨著“周老虎”被傳出現問題,楊的權力根基開始鬆動,這也成了關於他落馬傳聞的開始。
  “功成必在我期內”
  江蘇官場流傳著“5%市長,5%市長夫人”的說法,意指領導幹部涉及工程貪腐時,往往和配偶各抽5%的成。
  這在楊衛澤身上,演化成了“5%書記,5%書記夫人”。
  據媒體報道,楊衛澤妻子在同一天被帶走調查。來自蘇州市消息人士對記者分享了一則傳聞:在任蘇州市委副書記、市長期間,楊曾將“北環”高架橋工程包給自己的親戚,其中也有其夫人的參與。“我們蘇州有東環、西環,唯有北環,車子開上去會顛簸,走起來是波浪式的。後來調查才知道,這個工程的地基有問題,建設時偷工減料。現在要把它拆掉重建將是一大筆投入,但天天擺在那裡,又是一大隱患。”該人士說,“當年這個‘楊衛拆’大搞工程,但沒有人敢質疑他。”
  就在南京市長季建業倒台前一天,楊衛澤曾在會議上批評季的“雨污分流”工程是“錶面文章”,說:“我們反對為了讓領導認可而搞形象工程。領導幹部應該有‘功成不必在我任期’的覺悟和境界。”
  但記者採訪發現,楊衛澤並沒能逃脫“讓領導認可”“功成必在我期內”的執政窠臼。
  此前坊間曾盛傳季建業在南京留有三大劣跡:“雨污分流”工程、拆毀城西幹道,以及大肆砍伐梧桐樹。而據接近南京政府人士透露,其中耗資巨大、遭到頗多質疑的城西幹道改造工程,是原江蘇省某省委常委出主意、隨後由楊衛澤推動實施的。據悉,該工程耗資達23.5億元,將此前造價9000萬元、投入使用僅10年的城西幹道高架橋拆毀重建,以期解決交通擁堵問題。各界對該工程存在“規劃不合理”的質疑,南京工業大學的一位博士還認為:改造的目的,就是政府想又多又快地把錢花出去。
  另一件被認為“過快”的工程,是由楊衛澤推動的“科舉博物館”的建設。被當地媒體稱耗資70億的該工程,被楊強力推進拆遷工作,但在計劃將毗鄰的中醫院進行拆分、分別併入南京市另外兩家醫院時,遭到了中醫院上下的強烈反對,幾乎在2013年形成群體事件。
  “市長殺手”與被舉報
  履歷顯示,儘管身邊共事的官員頻頻落馬,楊衛澤卻不僅能次次過關,而且一路攀升。
  楊衛澤在江蘇省交通廳任廳長時搭檔的副廳長章俊元、在主政蘇州時所共事的副市長薑人傑、在無錫任市委書記時共事的市長毛小平,均因違紀行為而被雙規或已獲刑。這種特殊的經歷,曾讓楊衛澤被贊為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也被戲稱作“市長殺手”。
  最新近應驗的一例,是2013年10月南京市長季建業的落馬。楊衛澤和季建業作為南京市黨、政一把手時,他們之間的矛盾,早已是南京市近乎公開的秘密。矛盾高潮出現在季建業落馬前夕,楊衛澤對於季主導的“雨污分流工程”進行公開批評。
  季建業倒台,楊衛澤持續進行著“清算”。2013年10月17日,季建業被調查消息傳出的當天,楊衛澤在一次會議上的講話以“秋高氣爽、天高雲淡,令人心曠神怡”作為開頭,隨後提到,要“在新的起點上展望未來”,“不能拘泥於陳舊的思路舉措”,要“多點道法自然的傳統,少點人定勝天的霸氣”,“要看到大自然對人們總是堅持‘人定勝天’執念的報複”。
  但來自另一方的“報複”,正在同時進行。
  此前媒體曾爆料,稱楊衛澤落馬應與一位“江蘇省退休高官”的舉報有關。記者採訪獲悉,該退休高官就是季建業的岳父、原江蘇省常務副省長高德正。5日,曾在高德正身邊工作、現在是其圈中好友的人士向記者證實,高德正對楊衛澤確有實名舉報的行為。
  “大概季建業落馬一兩個月後,‘高省長’就住到北京去了。”該人士仍沿用高德正的舊有官稱說,“那期間他三天兩頭地去中紀委告,實名舉報。舉報的貪腐行為包括兩方面,一是發生在楊擔任無錫市委書記期間的,二是在(江蘇省)高速公路建設指揮部期間的。楊衛澤的倒台,與‘高省長’的舉報有很大關係。”
  “青奧會後動手”
  楊背後還有更大的“老虎”。周永康倒台,“楊”也將不保。楊衛澤的落馬傳聞起始於2013年,聲浪在2014年年中達到頂峰。“青奧會後動手”的坊間預言,隨著去年7月份以來多名區委書記的相繼落馬而被不斷驗證。但人們推測:預言並沒有被完成,“動手”的對象不止這幾名廳級幹部。
  楊衛澤於2011年3月出任南京市市委書記。而原南京市六合區區委書記婁學全、溧水區區委書記薑明和建鄴區區委書記馮亞軍,在三年前被提拔為區委書記時也幾乎算是同一批。2014年,婁、薑、馮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相繼因涉嫌違紀違法被調查,南京官場反腐戲碼被推向高潮,而“動手”的最後一步遲遲沒有落下。
  9月17日晚,在中紀委宣佈對前連雲港市委書記李強(曾任南京河西新城指揮長)進行調查之前不到一小時,多日未露面的楊衛澤在南京日報主辦的南報網發表署名文章,被外界普遍認為是“報平安”。
  南京官場人士透露,那段時間楊衛澤常常在會議上“故作輕鬆”。“有一次他想開開玩笑,說,‘我現在天天都被抓進去’,意思是說天天都只是被傳言抓住而已。結果底下的局委辦領導們沒有一個笑的,大家都信以為真了。”該人士說。
  接近當地組織部門的人士透露,楊衛澤和上述幾名廳級官員之間形成著一個“圈子”,類似江蘇版“西山會”:楊衛澤和婁學全的官途同出於“交通口”(曾分別任江蘇省交通廳長和南京市交通局長),2011年楊衛澤入主南京後兼任江北新區領導小組黨工委書記,而與此同時,婁學全執掌的南京市六合區、化工園區,都是江北新區的主要組成部分。據稱,婁學全被調查後於9月份自殺,有傳言稱其是“被楊逼死”。
  另外,馮亞軍是南京市河西新城開發建設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,被認為是河西新城的主要“操盤手”;而據當地消息人士透露,河西新城項目建設背後的積極推動者,正是時任市委書記的楊衛澤。
  楊衛澤發表的那篇“報平安”文章,題為“當官不易是當幹部的應有之義”,文中分享了他在井岡山幹部學院學習的心得,如“為官不易,當好官更不易”、“為一時好官容易,做一世好官不易”、“為官政聲,最終由人民來評判”等。最終,楊衛澤成為了繼季建業、趙少麟之後江蘇省落馬的第三個副省級高官,沒能完成自己“一世好官”的命題。
  (北京青年報)
  (原標題:在傳言中落馬的楊衛澤)
創作者介紹

bubbles

zx99zxdq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